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基督·中国企业福音管理研究学会_致力于中国社会和企业的福音管理和教育研究(原摩西·中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回复: 0

【金兄的境界】生命中最后的时光(记事与思考)2018051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3 09: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多天前,就有个想法,是写点日志。但是身体不行,腿脚痛的坐卧不宁,当然站立更站立不住多久。逐渐的上厕所也要成为问题了。别人可以痛的辗转反侧睡不着。我连辗转反侧都不行。呵呵。

(一)
昨晚也许是疼痛逐渐加剧导致的,我前几天是10:30,11:30 晚间,吃止痛药。昨晚比较早,晚上8:30就赶紧吃了药睡下。这药物复方曲马多,属于二阶段的镇痛药,是有一定的镇痛效果的,也是比较便宜的。但是吃多了会抽风,会癫痫,所以我现在尽可能熬到夜里吃一粒,睡到清早四五点钟就行。

不过曲马多有个问题,就是会让尿液减少,尿意与感觉麻木,也会导致大便干燥些。从前没有发生这方面的问题。不过今天早晨醒来,左脚居然有痛风预兆。

本来喝了黄药子、白花蛇舌草的酒和水,没吃药的时候,上半夜会不断起身小解。大约一个多小时或两个小时左右就会尿一次。一直到晚上11点多后吃药就正好下半夜能睡一会儿了。但及早吃了药,大概尿液分泌不足,很多酸性物质又跑到左脚去了。因为右腿的巨大肿瘤吸收了酸液,本来右脚就麻痛胀酸的不行。

感慨!

晚上做梦,一个很有趣的梦。梦见一个很高的高台高塔类的设备设施发生了某些故障,而人类好像不能上去处理。于是来了一只灵犬天犬,兴高采烈地上去进行维修处理(我后来也上去了)。这支中小型灵犬,我在现实中是没见过的,线条有点像狼那种。我醒来后,突然想起,很久前,我曾经梦见哮天犬---传说的二郎神那只犬。那次的梦想当清晰。哮天犬和二郎神一样眉心有一只眼睛。不过当时是哪些事情,忘记了。

这次这只灵犬有没有第三只眼,没印象,至少我没留意没看到。

灵犬上去以后,我从下面递上很粗的绳子,然后它叼住绳子头,拉到一个像设备盖子但是有栓扭的地方,将绳子穿过去,然后用头用力去顶住,转动这个设备的盖子。第一次失败,第二次成功。

再后来,我上去了。上面是两口深井,大概相距几米远。刚操作的那个,是靠近上去的地方的那个。它处理好这个之后(处理中间还遇到一些可能存在对它干扰或危险的情况出现,是一队伍的人一样的敌对群体路过,但是它还是成功处理了第一口井的问题。接着它跑去第二口井,跳了进去。潜水进去。
我过去看,不知道操作了什么,很多污水排了下去。接着它露出水面,这时候是个年轻孩子的人型,被呛了,咳嗽了一会儿。手里擎着一块木板样的东西。

再接着,它好像先下去了。本来上去很难,有了绳子后我才爬上去。但是下去就没招了。这时候发现下去的地方有两条绳子,貌似已经可以稳稳当当爬下去了。梦醒。

(二)

昨天突然动了个念头,心想,如果有一定的环境条件,我是否可以捐献器官呢?我至少心脏应该还行,脑袋也行。其他器官大概很多亚健康或不健康的,不过如果真能用得上,也是好事。
但转念一想,很希望如果能够到欧美这些国家去捐助,也许更有意义。在国内捐献,不知道为什么,总感到一种不值得捐献的感觉。从我对时空的感应中,有种感觉,无论是做手术和摘器官的人以及环境条件,还是接受我捐献的对象,都不是我喜欢的或愿意捐助的。
于是又动了点念头,要不要在脸书或其他外网上吆喝一下,找到个合适的捐助对象?这样想着。但没行动。

(三)

当局这几乎二十年来打击气功修炼和特异功能。一方面高校和有关研究所整天研究气功和特异功能,一方面禁止社会民间修炼和传播。现在,我也摊上了这种不幸的恶果。因为我很想找到能够联系上的尤其是比较近的气功师或特异功能者为我的腿治病,消除肿瘤或病痛。但是发现自己仍旧在一个无形的构筑的网络中,找不到合适的治疗,更找不到气功师特异功能者相助。
我昨天在家里说,也总感觉神召唤我回去了。要我去做其他事情了。因为在光修灵修上,我尽管无法医治自己(现在心力不足是一,也是多次因为悲伤愤怒和痛苦而决意离世导致的),但总能观想光体成功。这从一些高灵信息反复提示中,一直在说这是要扬升到更高维度:第四维度、第五维度乃至六七八维度。从这个角度,也许就像传说中摩西最后不想死,但上帝(实际上可能是天使吧)亲手抹了他的眼睛,让他离世走人。

(四)

就事论事,就是反对马克思主义,那就说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具体观点或者导致的结果。明白了吗?
反对共产主义,也要说点道理出来。共产主义哪些地方有问题?这个要紧。
有些蠢货以为因为资本主义好,所以共产主义不好。
真特么的胡扯。

从一定的角度来粗略比较,高福利的国家,是倾向社会主义的。
资本主义本质是贪婪无度,有本事就抢就压榨。这个与共产主义用血腥屠杀夺权建设美好新社会有着异曲同工的特点。
但是资本主义的兴旺,是建立在福音---基督信仰为普世社会伦理的基础上的,也就是人的良知道德和信仰是基督信仰。因为基督信仰,所以保持了慈善捐献,信神,以及相应的福利国家制度。

没有基督信仰,就是极度邪恶了。中国的所谓权贵资本主义,就是!
我这辈子来世上,要说的就是这么一件最大的事情。

“一国若无信仰自由,走向文明则无从谈起,而后就是混乱与恶行满地。”

未必是信仰自由。信仰自由这个词涉及到的问题很多。
当年政教分离的新教徒美国人为主的,认为信仰可以滚开,只要政教分离,所以认为可以信仰自由。
信仰自由,你要看是什么信仰。
目前普世文明中,好的信仰和追求很多。其中入世的建设美好人类的基督信仰,是很关键的信仰。另外灵修养生修炼悟道的信仰也很多,都有益处,无论其中有多少错误或糟粕。如同基督信仰。

比如我说前面的中国权贵资本主义,他们信什么的?民俗归类大家都懂。但是来个假设,如果是信伊斯兰的呢?

(五)
有只鸽子,在我洗手间窗外的上楼阳台上,每天很多时间都在发出象人(我也是)的痛苦呻吟的声音。我听着听着就很感动。它常常会在我上厕所的时间飞到我这个窗子外面嘀咕一会儿。好像它的苦鸣,与我的病痛有关。从前没有这样。

几年前,有两只鸽子大概是恋爱了,就来了我楼上北面阳台朝西北方向的地方,正好是我洗手间这边的方位。楼上的那位大概是什么富豪,一年中偶尔来避暑两三天,然后就没动静了,所以成了鸽子的好地方。

后来大概是前年还是大前年吧,生了孵化出小鸽子了。应该就是现在这只。在去年,鸽子父母好像常常远处不归。今年几个月前,我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是一个戏剧场景,说它们没头脑和思考能力,我有点不信。

我蹲在厕所,转抬头就可以看到这三只鸽子。它们嘀咕了很久。也盘旋了好几次。两只大的,一只小的。大的大概是父亲,后来飞到我这边窗子外窗台上,母亲在上面和小鸽子在一起。
显示父亲扑棱扑棱飞走了。上面的母亲鸽子,就用身体挪动的方式,往外挤小鸽子。要把小鸽子挤下去,让它也跟着飞走。可是小鸽子总是不肯。

最终小鸽子被挤掉了,飞走了。于是母亲也飞走了。可是小鸽子不久又飞回来了。

直到今天,父母鸽子再没来。只剩下小鸽子。后来就是每天定时在五点,我要上厕所的时候,飞到我的洗手间窗台咕咕,如果我没来,就是苦鸣声。等我上厕所后,就飞到上面一层继续苦鸣起来。现在苦鸣的频率和时间越来越长。只要没飞出去,几乎都是这种声音。

另外前两天还有只喜鹊,每天早晨我醒来后,都会飞到我正厅(东窗)窗台上,让我看的心旷神怡。不过这两天又没来了。

(六)

杨改兰主要是贫困家庭的国家帮助都被村官私吞。养孩子自觉绝望,就走了绝路。

从一个生活饮食最基础来讲,我小时候,好象我们家比杨改兰家里穷。杨改兰的心理素质不行,心理崩溃,显然是与有否信仰有关。

我那个时候,我父亲是个受迫害(最后也没不受欺负)的清淡的小知识认字分子。母亲是一个乐观的(到现在仍旧如此,传福音很有热情)有爱心存希望的人。我们再穷,父母亲从来就不会绝望。

杨改兰的事情,我们目前是抛开了被杀这个可能,就假设她是精神有问题导致的。精神问题,就是来自于生活的困难,以及与其他人的攀比,和受到很多欺辱有关。

这些事情,如果是基督徒,有基督信仰无论天主教会还是新教团体,都往往互相有支持,有喜乐。她却没有。
当我们互相祝贺母亲节快乐的时候,要想起杨改兰的滴血的心。想起而后葬了母亲孩子自己又喝药自杀的父亲。要不住地祈祷,感恩,勉励自己,有这样的幸运、和睦、平安、慈爱。
也不要用大红奢侈的场面或图片去误导他人和孩子们。让孩子缺乏正视人生现实,不知道尊主为大。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基督·中国企业福音管理研究学会 Holy Institution  

GMT+8, 2018-5-24 10:30 , Processed in 0.041681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